首页/国内楼市/正文

化解居民高杠杆风险须摆脱楼市依赖

2017-12-09 来源:
 
点击
 
评论

中国社科院近日发布的《2017年三季度中国去杠杆进程报告》指出,居民部门杠杆率依然延续上升趋势,从二季度的47.4%上升到三季度的48.6%,上升了1.2个百分点,今年前三个季度上升了3.8个百分点。

《财经》杂志报道提供的数据显示,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(居民部门债务占GDP比重)在2008年仅为18%,9年间激增了30个百分点。实际上,中国家庭的高杠杆大部分是房贷。截至2017年7月,中长期贷款在居民负债的比重提高到了74.7%,而在2014年,这个比率还不过68%;新增个人购房贷款占新增居民中长贷的比重从2015年下半年的82%飙升至2016年三季度的90%。也就是说,住房按揭贷款是推高居民杠杆率的主要力量,而这个时期,也和2015年-2017年新一轮的房价疯涨期完全吻合。

以往,中国人爱存钱,导致居民储蓄率过高,一直是个心病;现在,房价急速拉升,民众终于从全款买房的意识中苏醒过来,开始大举加杠杆买房,结果,居民杠杆率过高,又成了风险指标。大家之所以高杠杆买房,自然是因为高杠杆买房能获得超额价值。在这些年的经验里,房子买了数年之后出售,价格即使不翻倍也会微涨,给银行的利息不仅赚回来了,日后换房的首付也赚了,还白住或白白收租几年,当然是笔划算的买卖。

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举全家之力买房,成了一种家庭投 资的理性选择。而中国的家庭,即使在法律上成年人是独立计算为一个家庭,但实际上,几乎都和原生家庭不可分割。很多一线城市买房的案例中,尤其是首套房,几乎必须父母参与。父母给部分或全部首付,婚房双方父母凑首付,孩子负责还房贷,是最主要的模式。甚至有些一线城市家庭由于限购,父母将房产作为投 资,只能放在孩子名下,利用孩子的名额做按揭,这虽然是父母全部参与,却和上一种意义完全不同,这种方式只是为了获取购房资格和更多现金流,一般来讲,有着更好的还款能力。

居民杠杆率的攀升引起了决策层和国际的关注。IMF在《全球金融稳定报告》中提醒,金融危机以来,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家庭债务提高过快。2008年至2016年,新兴经济体居民杠杆率中位数从15%上升至21%;发达经济体则仅从52%上升至63%。中国的情况比新兴经济体平均的情况似乎更为严峻,但由于中国已经成为第二大经济体,又处在高速上升期,而且中长期贷款90%多用于买房,而有房产投 资意识的,或者刚好在刚需节点上被促成贷款买房的,基本是合格甚至优质贷款者,他们可能会减少不必要的消费,也可能在新经济下开始斜杠人生增加收入。况且,即使近年来增速较快,亦如上个月央行行长周小川所言,中国居民部门的杠杆率还处在低位。

总体而言,对于消费和经济的影响需要观望,但居民高杠杆买房并没有那么高的风险。相反,风险控制更该关注的是企业这几年来杠杆率的居高不下。昨天举行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,要统筹规划,有序推进,防范化解重大风险,要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。对待居民的高杠杆率,更多需要的是关注风险,在没有迫切危机的情况下,让市场慢慢消化是最优选择。

从一定程度上讲,居民高杠杆率是家庭理性投 资的需求对当下经济结构的适应。要解决居民高杠杆问题,限制性措施只能治标,促进社会转型,终结土地财政,改变楼市依赖型经济结构方能治本。


new image - 9twk6.jpg

热门楼盘

网友参与评论
 
条评论
表情
点击加载更多
返回顶部